• 古典学动态
    公告
    简讯
    讲座
    书讯
  • 中心著述
    刘小枫集
    中心著作
    文章选刊
  • “经典与解释”丛书
    中国传统:经典与解释
    西方传统:经典与解释
  • “经典与解释”丛编
    政治哲学文库
    “经典与解释”论丛
  • “经典与解释”辑刊
  • “古典学研究”辑刊
    “古典学研究”学刊
    “古典研究”季刊
  • 古典学资源
    古典语文
    经典文本
    古代历史
    近代欧美的政治成长
    近代中国的共和革命
    经典解释
    古典教育
    词典荟萃
  • 关于中心
    中心简介
    中心学人
    中心项目
  • 作为完美贤人品格的教育,作为属人卓越性的教育,自由教育就是让自己记起属人的卓越、属人的伟大。

    ——施特劳斯

    德国

    古工坊 主编
      “德意志人的祖国”处于危难之际,正是弗里德里希二世让普鲁士在法兰西和奥地利的夹缝之间获得立足之地,德意志人的“民族国家情感”从此有了具体的政治载体,并为自己取得了“世界地位”。兰克笔下的弗里德里希二世难免让今天的我们想到自己的共和国之父,因为他懂得“真正的政治”必须靠“伟大的民族国家的实存”来承负。这位德意志天才的“思想独特性”扎根于“自己的土地和自己的祖国”,而他的历史事功则是,让生存在列强夹缝中的普鲁士王国独立自主地成为大国,给德意志人带来自信,德意志从此登上了历史的“世界舞台”。

  • 刘小枫 | 三十年战争与古典人文理想

      耶格尔本来相信,人世间的政体繁荣和强大此起彼伏,唯有成为高尚之人的古典人文理想永世长存。但他看到的是,自己信奉的古典人文理想在德国学界已经荡然无存,而新柏拉图主义也早已被人类学式的古典学埋进了历史坟墓。

  • 刘小枫 | 春季学期读康德

      有鉴于此,结束这一讲时,我建议同学们把自己的“自由运用理智”对准康德,思考他的前提和推论。一旦这样做了,你们就会理解,如今的我们为何只知道“自由运用理性”的权利,只知道如何“摆脱受监护状态”,却对最为常识性的好/坏、对/错、善/恶、优/劣、......

  • 刘小枫| 欧洲文明的“自由空间”与现代中国

      施米特的《大地的法》所开创的“全球史”研究仍然以国家为本位,同时又超逾了“欧洲中心主义”,其学理依据反倒是:大国间的厮杀并没有终结,不过是越出欧洲范围扩展到全球而已。

  • 刘小枫 | 被斩首的人民身体:人民主权政体的政治神学和史学问题(Ⅲ)

      与格奥尔格一样,康托洛维茨相信,国家兴衰最终取决于王者品格。真正的王者是一种德性品质,而非王位本身。作为史学家的康托洛维茨当然知道,历史上徒有王位的王者何其多。弗里德里希二世曾这样教育自己的儿子:国王或皇帝与其他人不同,“不是因为他们身居高

  • 刘小枫 | 被斩首的人民身体:人民主权政体的政治神学和史学问题(Ⅱ)

      施米特提出,如果“要科学地研究民主政制”,那就“必须从一个我称之为政治神学的特殊方面入手”(施米特,《合法性与正当性》,页37)。古今都有的“人民欢呼”现象历史地证明,远古帝国的“政治性”传统概念,的确与现代国家的主权问题有实质性类似。

  • 刘小枫 | 被斩首的人民身体:人民主权政体的政治神学和史学问题(Ⅰ)

      人民主权的国家这个身体可以没有“头”吗?拿破仑铁腕平定内乱证明,人民的国家作为一个身体,仍然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头”,否则只会瘫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