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典学动态
    公告
    简讯
    讲座
    书讯
  • 中心著述
    刘小枫集
    中心著作
    文章选刊
  • “经典与解释”丛书
    中国传统:经典与解释
    西方传统:经典与解释
  • “经典与解释”丛编
    政治哲学文库
    “经典与解释”论丛
  • “经典与解释”辑刊
  • “古典学研究”辑刊
    “古典学研究”学刊
    “古典研究”季刊
  • 古典学资源
    古典语文
    经典文本
    古代历史
    近代欧美的政治成长
    近代中国的共和革命
    经典解释
    古典教育
    词典荟萃
  • 关于中心
    中心简介
    中心学人
    中心项目
  • 作为完美贤人品格的教育,作为属人卓越性的教育,自由教育就是让自己记起属人的卓越、属人的伟大。

    ——施特劳斯

    意大利

    古工坊 主编
      所谓第一波古典人文主义即指 14 至 16 世纪的文艺复兴,对此我们都耳熟能详。但我们大多把这场运动仅仅视为一场解放人性的文艺运动,涌现出了“美术三杰”和“文学三杰”,则又明显有问题。“复古”文艺复兴并不仅仅是一场反基督教神权的文化运动,毋宁说,它更是一场日耳曼族形成领土性王国的政治运动:可以说,文艺复兴是日耳曼族西迁后政治成长的代名词。毕竟,“查理大帝所代表的那个文化,在 7 世纪和 8 世纪的蛮族面前,基本上就是一种文艺复兴。”而在 14-16 世纪,古典人文主义不仅出现在意大利,也出现在西欧其他地方。英格兰人和法兰西人也“有意地和经过考虑地借鉴古典文化的某种成分”,以此实现自己所属王国的政治成长。复兴古典的冲动在意大利尤为强劲而且普泛,“无论有学问的人还是一般人,他们的感情都自然而然地投向了整个古典文化”,仅仅因为亚平宁半岛曾是罗马帝国的发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