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典学动态
    公告
    简讯
    讲座
    书讯
  • 中心著述
    刘小枫集
    中心著作
    文章选刊
  • “经典与解释”丛书
    中国传统:经典与解释
    西方传统:经典与解释
  • “经典与解释”丛编
    政治哲学文库
    “经典与解释”论丛
  • “经典与解释”辑刊
  • “古典学研究”辑刊
    “古典学研究”学刊
    “古典研究”季刊
  • 古典学资源
    古典语文
    经典文本
    古代历史
    近代欧美的政治成长
    近代中国的共和革命
    经典解释
    古典教育
    词典荟萃
  • 关于中心
    中心简介
    中心学人
    中心项目
  • 作为完美贤人品格的教育,作为属人卓越性的教育,自由教育就是让自己记起属人的卓越、属人的伟大。

    ——施特劳斯

    俄国

    古工坊 主编
      俄罗斯并不是兰克眼中的“欧洲民族”,但兰克相当赞赏彼得大帝带领俄罗斯“以孜孜不倦如饥似渴的学习天性的全部激情”吸纳西方的“种种进步”要素,然后与“欧洲民族”殊死较量。兰克把瑞典与俄国的较量视为“原生的日耳曼民族国家品格与原生的斯拉夫民族国家品格”之间的较量。在他看来,虽然俄国采用了“欧洲的[政体]形式”与欧洲争雄,但它所代表的“希腊-斯拉夫原则” 不仅没有在拼搏中被削弱,反而变得更为强势。换言之,无论俄罗斯通过改革使自身变得何等欧化,一旦俄罗斯成为大国,那就最终表明“希腊-斯拉夫原则”登上了“世界舞台”。

  • 俄罗斯历史

      随着苏联的解体,人们对俄罗斯前苏联时代的兴趣以及对苏联时代本身的大量辩论和重新思考的兴趣又重新出现了巨大的复苏。这种转变并没有导致对苏联一切事物的简单诋毁或对其之前一切事物的天真拥抱,但它激发了前所未有的努力,以恢复古老的俄罗斯民族遗产。

    Geographia 2021-08-02
    301